蝦彈政治 20190618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憋不太住。

紀念館

三號去了紀念館,由於紀念館處於居民樓,所有訪客都需要登記,主辦方出於保護我們隱私的考慮,所以是另行登記自行保留的,這一點考慮非常周到。

紀念館不大,只有幾十平方,裏面保留了不少當年參與者的遺物及橫幅,以及大量當年事件前後兩岸三地的報紙,還有相關的圖書。

第一次親眼看到相關的實物還是極爲震撼,當天晚上一個人在房間裏久久不能入眠。來館的有很多都是內地人,大家自發的從全國各地來到這裏。

晚會

第二天晚上買了兩個麪包早早到了公園門口,因爲時間還早就先到了天主教會的會場。這一場下來說實話對宗教團體的反感更強了——所有東西都要以主爲名,前前後後唱了差不多八遍唱詩。由於後來人越來越多,中途想出去都出不去,而且及誒素時間還延誤了,導致最後我在會場沒辦法佔到一個比較靠前的位置,只好站在三個場以外。

非常感動于祖國之一隅還有十幾萬人來參與這場紀念活動。

相對於港人的日常對話只聽得懂三四成,這種嚴肅場合的粵語能聽懂七成左右。

最讓我感嘆的地方是與會結束以後很多人都蹲下身來將滴到地上的燭蠟鏟去,還看到一位老先生沒有帶口袋,鏟下來的燭蠟都往自己口袋裏塞。

修法

在我回來沒兩天就是集會,我也曾經考慮過要不要再去次,最後沒去。首先我當時考慮到應該人不會太多,因爲在港時街上發傳單,收的人並不多,以爲港人的積極性並不高。港府也可能也是這麼考慮的,沒想到軒然大波,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我自身認爲修法有其正當性,且條文也算合理。但是在港收到傳單時就覺得這幫人危言聳聽,將很多並不會送的犯罪行爲硬是磣進來混在一起說,將不去的人扣個「扮傻等死」、「勿聽讒言」的帽子,這一點我非常反感,也是我沒參加的很重要的一個理由,雖然在之前兩天的接觸中對他們很有好感。

修法宣傳不到位、民衆對中央普遍非常不信任在加上有國家及團體組織導致明明大家可以坐下來商量的法律問題變成了一場單純的政治立場鬥爭,到事件後來都完全沒有人來討論法律了。

我的立場是,非常支持港人出來反對一個目的性存疑的修法,但是過程中部分參與者使用的手段被認定爲暴亂也合理,修法暫停後冷靜下來想想這個法該怎麼修纔是正道。運動中大家頭腦發熱一起喊口號,事後香港法律的缺陷,或者說英國人埋的這個雷該怎麼處理。

自由

今天看到這麼一條推,這也是我今天憋不住想寫下來的原因。

我旗幟鮮明地反對這一論述。

言論、身體的自由固然是自由,但是是小自由,思想的自由纔是真自由。

你今天如果爲了爭取自由、公衆的權利,冒着各種風險抗爭固然是值得尊敬。但不能說不參與你這高尚活動的人(姑且認爲是高尚)就是低俗,更何況低俗的自由也是值得尊重與捍衛的。

大家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孔夫子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所甚欲更勿強施於人。

阅韩寒《革命民主自由》感

对 你没有看错,我说的就是韩寒在2011年末发的革命民主自由三部曲。我当时就放在Pocket(当时还叫Read it later)里了,一直没看,当时没看的理由早已经忘了,但引起的轩然大波仍记忆犹新。各种所谓公知、民运人士、右派民众(我从来不觉得「公知」是一个坏词,只不过被滥用和用烂罢了,但性质不变,这里作为否定的词是「所谓」)痛心疾首,大吼「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我看错你了」、「原来韩寒你是这种人」……

当时即使是在没有看韩三篇的时候也觉得这现象相当搞笑,一帮人忘吃药还是怎么了,在Twitter上甚至出现了韩寒被政府收买了的谣言,证据是登上了党的喉舌上。呵呵,这帮人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即使是我都早就知道——想毁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屏蔽他的反对派和在反对派中大力夸赞他,顺带找写手、水军发各种无脑赞扬、支持他的文章。屏蔽或者是请喝茶等办法反而会使他的声望大增。

回到韩三篇本身,这三篇我几乎是完全同意,其实我早发现了,我和韩寒发出来的文章想表达的内容是很相似的。

附:韩三篇链接
谈革命
说民主
要自由

我的政治观

这文章已经是连续第三年写了,之前有有10年的这篇(换主机时丢失)还有(11年的)

很久很久不写东西了,原因很简单——没人看。如果自己辛辛苦苦构思很久,在找资料+码字+排版共4小时左右出一篇没人看,踊跃性很受打击的。


曾几何时,我跟大多数血气方刚的青年一样都是一个爱国(党、政府)者。从小就灌输我们,以前中国是多么凄惨,人人都来欺负我们,赔了多少钱、割了多少地……外国人都是坏人,就算新中国成立后,一美帝为首的反动势力企图搞死中国,即使是改革开放以后,亡我之心不死……

我从小到六年级为止,都是一个狂热的爱国者,因为当时分辨不清是非+获取消息渠道有限,很容易被鼓动,黄继光、邱少云,他们的事迹常常是我热泪盈眶,多么伟大的人啊~为兄弟国家和美帝这只纸老虎斗争!!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一场单纯的侵略战争。所谓志愿军和当年侵华日军一样,并无什么区别。

从六年级开始接触到一个软件目田门,打开自带阿波罗、X纪元等等,让我觉得共党有多么丑恶,我的政治观一下子180°大转弯,变成了一个盲目的,极右派。与之前的区别仅仅是从极左到极右,从凡是共党都是对了到凡是共党都是错的。就认识上毫无进步。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罢了。

这几个网站都是轮子支持者建立的,秉承着凡是共党都是错的的理念搞了那么久也算是奇葩,另一个人民网罢了。可笑的是口口声声喊民主,结果评论都要经过审核,一切不坚决认为共党都是错的的评论都会被神隐。说到轮子,之前在推上 藤彪律师的总结很到位。轮子就是一样本身不咋样的人受到迫害后,犯失心疯,神经错乱、脑子不正常。所作所为跟自己所痛恨的共党毫无区别。要是让这帮人上台,可能会文革重现。

再后来,我慢慢学会了理性思考、对待问题,特别是10年暑假以后。在那之前我加入了一个群,和别人讨论了很多东西,让我受益颇多。随着思考越多,越觉得中国没救了,特别是到了11年温州事件以后,这个政权的毫无人性、惨无人道等面目彻底暴露出来了。当我觉得这国家完全没救的时候,今年这国家的变化居然朝着好的一面发展,虽然还是很慢,但至少有这个趋势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中国已经在一个大变革的边缘了,很快就会出大事。目前能想到最可怕的就是文革再现,文革是人类史上最黑暗的时间、事件,没有之一。别人都是折磨身体,而文革是把整个民族整个毁掉了,不知廉耻、价值观扭曲,毫无敬畏之心……第二可怕的就是内战,中国目前–发生内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军队是党军而不是人民的军队。

选举 & 台湾大选

前天,台湾举行了大选,虽然最后的结局并不如我所愿(我是支持蔡英文的),但还是谈谈吧。

#选举

对于我们这帮从小都长在大陆的人来说,选举是陌生的甚至可以说压根就是不存在的。为了写这篇,好好地补了一下选举的知识。
选举一般可以分成

  • 间接选举
    • 选举人团
    • 威斯敏斯特体系
    • 议会选举
    • 人民代表大会
  • 直接选举
    • 全民公投

##间接选举

一般来说大国都会选择间接选举,原因是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交通不便、花费过大、不能所有人都了解候选人并且容易被操控等。

###选举人团

美国在立国时,针对国家首脑如何产生有过比较深入的探讨。

  • 直接选举不适合  就是上面提到的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等。
  • 议会选举不适合  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应该相互独立,相互制约,所以总统不应受到国会的控制,不应由国会选举产生。

实施时概括来说就是——选举人事先表明会投票给哪一总统、副总统(一般一个政党最后只有一位参选的总统和副总统,所以可以说命中是在选政党),民众投票给选举人,得票多的选举人团得到该州的所有选票(内布拉斯加和缅因除外),获胜的选举人团代表州选总统。
好处是方便、快捷、照顾弱小、偏远地方。
缺点就多的去了——不民主(全国总票数多的人不一定能当总统、各州票数不等,最多甚至会相差10.1倍)、选举人违背承诺(即没有投给民众投票前自己宣布支持的党)、固化两党制等。
可见美国总统选举的制度本身并不很民主,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都没有改变。

###人民代表大会

中国(大陆)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即人民选出人民代表,人民代表代表人民选举上一级人民代表(就是绕口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和军队选出的代表组成,各少数民族都有一定名额的代表。
某种程度上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和美国的选举团制有非常相似的地方。
专制政体经常举行做戏的选举——单一选举人、固定投票。在两种情况里,政府都会使用恐吓或作票的方式来确保只有政府认可的候选人能够当选。

###议会制

议会制总的来说会更加稳定,政府首脑由最大政党的党魁出任,使政策得到支持,任期不限,但可随时罢免。
反对党被边缘化,起不了应有的作用,容易形成一党独裁。但一旦反对党占多数很可能导致宪政危机,国家政策不连贯。容易产生政党危机。
总的来说平时安安稳稳,没啥事;一旦出事就是出大事。
诶怎么觉我这这议会制不是在说选举了==

##直接选举

直接选举可明确表现出民众的意志,避免代议制对民意的扭曲,可决定重大事件。
但是必须具备公民社会、资讯的真正自由、容易形成多数暴力、社会分裂、政客推卸责任等。所以现在鲜有国家使用直接选举。

#台湾大选

扯了这么一大段,总算回到了这次台湾大选。不知道谁说的中国实行民主会乱、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等等一系列狗屁。至今台湾大选已经举办了整整五届选举,既然台湾可以,那为什么其他华人地区不可以?整整1300万人次的普选,从选票、唱票统计,得出最后结果仅仅在10小时内完成。

蔡英文这一代表台湾的人落选还是挺惋惜的。我本来还是挺看好马英九的,但他这几天的部分言论实在不敢恭维啊。我爸知道马英九当选了还挺高兴的,因为他非常反台独、陈水扁、民进党……还非常高兴,其实差不多,马英九在没有连任压力后对大陆肯定也是采取强硬手段,当然不统,不独,不武,其实说了也白说。实力不够明显不可能,再加上他骨子里是国民党的。从民调上,认为自己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的比例越来越高,民进党的优势也越来越大,国民党要是再没有一些实际的作为总会被压得喘不上气。台湾人加油-(゜-゜)つロ

说到这场选举的赢家、输家,赢甲是台湾、台湾人民、国民党的,输家是大陆、共x党、大陆人民。

中华民国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虽然有种种不足,101年前中国已经走到了亚洲前列,再看看101年后的大陆,在东亚已经被甩到尾巴上了,连缅甸这一个军统50余年的国家都已经慢慢开放,释放昂山素季,解除网络封锁,举行选举,前两天还特赦651名在押人员(政治犯居多)。去年年底,隔壁北朝鲜的『光荣、伟大、正确、神圣』的领袖金正日挂了。一开始我还真有那种全班倒数第二的看倒数第一那娃转学的感觉,还好正淫没辜负他爹、我裆的厚望,嗯。

其实快了,一次次在突破人民的下限,很快就能触底,除非愿意改变就像蒋经国先生一样。

2011 64念

###八八

其实还是要说明一下,我由于生在93年,没遇到当年那事,一些内容也都是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的,由于这些消息基本全都是墙外获取的的,所以不可避免地带有很强的倾向性,个人尽可能以相对中立、平和的心态去看待。

我个人看法:

任何政府、组织在相对和平时期使用武力zhenya采取相对和平手段的手无寸铁的百姓的行为都是无法想象的,在这一刻,这个政府或组织即失去其合法性。

好吧,这句话用了很多限定词导致很拗口,理解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最后其实我纪念的不只是这一个,甚至可以说就不是这个(原因还是上面那个,我没经历过),包含一百多年来所有为法制、人权、平等、自由、科学、民主奋斗过的人。

###墙

其实前面哪个本来不怎么想提的,毕竟河蟹嘛,而且写下来来可能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最后还是写了,也用了非常委婉的的措辞,除了某一个词。

其实我本来不知道八八这事的,我父母是非常保守的人、特别是是我妈,所以从没跟我提过这事。但是某一年5月底,听说下月初中国互联网维护日,很多网站都会“技术性”维护,结果那几天果真能是这样,就翻出去查了下,哦,原来是这样。

最近墙是越来越高了,不翻出去的话很多业务都无法使用。很多墙内的网站就杯具了,什么OperaChina、 DeepLinux、凤凰工作室这种技术性论坛都“被维护”停止解析了。河蟹真口怕啊~~这样只怕更多骚年都会了解到到底发生了神马。之前我看到一个和我 之前看的完全相反的关于八八的文章,我部分接受。但是我还是一直有个问题,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果真是那么光荣真确伟大,为什么就不能拿到台面上谈呢?为 什么还要这样遮遮掩掩?作为一个刚满18周岁的人,我不懂专制人的思维。

###人

一年前的今天我提到了我最欣赏、讨厌的政治家,一年后我发现有了很大的改变,应该算成熟了吧,呵呵。




























































































欣赏



2010



jiangzhongzhen



huyaobang



zhouenlai


jiangjinguo


liushaoqi




zhaoziyang




sunwen


wangzhaomin



2011



jiangjinguo



zhaoziyang


dalailama

huyaobang

sunwen

wangzhaomin




厌恶



2010



maozedong


jiangzemin

hujintao

lipen

zengyinquan

denxiaopin





2011


maozedong

cixi


jiangzemin


hujintao

denxiaopin

wubangguo

zhouenlai

wenjiabao


###杂

不知不觉中,来这个学校已经快3年了,初中一起毕业的人现在也在准备高考了。这三年下来从班级第四名到了30+,考五门挂四门的境界。每天9+小时电脑,晚上5小时睡眠。不读高中的目的似乎远没有达到:

  • 依然要学数学在这种我个人觉得毫无意义的学科。
  • 学着许多过时的专业,当然就这些我也没学好。
  • 学校一帮傻逼的校领导,接近专制的一种校园制度,领导说五就是五,绝不是四。
  • 你再提意见也没用,没人卵你。 各种赤裸裸违法、侵犯人权的制度。
    当然我也得到了许多空余时间,不用像读高中的同学一样,成堆的书、作业、卷子。多出来的时间虽然很多都浪费了,但是我有大量的时间学习、了解我感兴趣的东西。所以结论——不后悔不读高中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